首席评论丨大资管统一监管 影响几何?

导视:

央行等联合起草《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并公开征求意见

大资管统一规范出台

资管行业受何影响如何应对

首席评论今晚关注

嘉宾:

张珺——正和岛资本CEO,君富投资执行董事

周文渊——华创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

文字实录

张媛:各位好,这里是《首席评论》。

11月17号,中国人民银行联合证监、银监、保监会和外管局联合起草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办法》,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我们看到在大资管混业经营时代,正式迎来了统一监管,对于这个行业会产生什么深远影响?先看小片。

资管新规公开征求意见

11月17日,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联合起草《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正式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这一大资管统一规范出台,引发广泛关注。近年来,我国金融机构资管业务快速发展,但由于同类资管业务的监管规则和标准不一致,也存在部分业务发展不规范、监管套利、产品多层嵌套、刚性兑付、规避金融监管和宏观调控等问题。此次公开征求意见的《指导意见》共29条,主要适用于金融机构的资管业务,即银行、信託、证券、基金、期货、保险资管机构等接受投资者委託,对受託的投资者财产进行投资和管理的金融服务。

张媛:大资管时代,现在要统一监管,其实金融的创新是无处不在的,但是这个时候又是一个统一收口,而且非常详细,29条,所以在这么详细的指导意见当中,两位都是资深人士了,您最关注的点是什么?

大资管新规传递哪些信号?

周文渊:这个征求意见稿印象比较深的可能是里面强调了打破刚性兑付,我感觉到这个征求意见稿反映了这一轮打破刚性兑付的决心。首先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政策层次比较高。第二它是对刚性兑付有了比较明确的定义,有非常详细的打破刚性兑付的一些具体的举措。

第一个举措,我们可以看到对于资金池的一个规范,第二个对于产品净值化的一个要求,我们要求银行理财,还有其他的类资管产品的净值必须实现净值报价,第三个就是我们对它的託管有了严格的要求,要求是第三方託管。所以可以看到,打破刚性兑付的定义,刚性兑付的举报机制,刚性兑付的实现路径,反映了这次打破刚性兑付的决心是非常大的。

张媛:所以周总关注到从打破刚性兑付这一点上升到的高度,其实看到原来的不管是证券、基金、保险、银行,其实标准各不相同,因此在行业混业经营过程当中出现了一些乱象,现在它统一监管,抑制监管套利,这种角度来说的话有什么新的变化?

新规对资管机构带来哪些影响?

张珺:我从市场的参与者,包括各个形式的资产管理人角度对他们的影响做一个白描吧,其实跟周总相同,我除了关注到刚性兑付以外,可能还有六大关键词:降槓桿、进池子、去嵌套、通道、控分级、提高门槛,就是提高合格投资人的门槛。在这几大关键词里面对不同的资管的参与者的影响是不一样的。

首先刚才周总说到了银行的资产管理和银行理财,大家知道大概整体的银行理财是29万亿到30万亿的规模。其中可能我觉得影响最大的是非标,未来因为非标的期限都在三年、五年或者五加二年这样的长期限,可能就是说对池子类的产品进行监管了以后,可能需要用365天一年的理财滚,我觉得在非标资产这部分银行资金的对接就可能出现一个问题,那可能想像中一个是非标资产的抛售问题,另外一个未来新增的非标资产,什么资金可以去匹配。刚才线下的时候也跟周总聊,可能银行类的资金如果不能匹配的话,保险资金是非常适配的,因为保险可以通过发合格的期限对帐的债权计划或者保险产品计划,可以直接匹配到新的非标业务上。

另外说到券商资管,我因为是从证券公司出来的,券商资管原来过去的五年到十年基本在做套利业务,所谓套利业务就是通道业务,还做一部分池子业务,未来在几大关键词里面,我觉得通道业务可能要受监管,稍稍有一点控制,还有就是池子产品。那我觉得这17万亿也有可能,当然也是一个好的地方,就是让它回归本质,回归主动管理,回归替投资人创造价值的能力这一个点。

再说信託,信託大概整体的规模有23万亿,原来信託跟券商的资管和基金的子公司干的活差不多,一部分通道业务,一部分也是池子业务,另外一部分信託因为能自营,它也是银监,有它自营的优势,我觉得对信託23万亿的规模控制或者规模影响不会太大。

我想说的另外两个,一个是私募,一个是公募。私募去年和前年有很多私募都接了非常大的银行委外,比如说银行委外加上FOF,或者银行委外加上MOM,其实在新规里面,FOF和MOM就是双层嵌套的概念。那未来是不是就通过这个新规的执行,可能会让一部分银行理财的客户直接通过我对你的资产管理能力的信任,就直接去投资了私募,在新规里也做了比较好的补充和规定,就是说提高了合格投资人的门槛。

周文渊:要求更严格了。

张珺:没错,周总说的特别对,还有一块就是说提高了法人的投资门槛,整个小的法人,要年的净资产在1000万以上,那么也就是说原来我们做这个壳公司用来炒股票的,或者用来投资的,这种可能控制了这部分非合格投资人,我觉得这是向好的方向走。

还有一点值得关注的就是关于公募基金,我觉得公募基金在新的几大关键词里面有一个控分级,其实我们知道公募基金这几年的金融创新,一部分就是从主动产品变成了被动产品,在被动产品里面有不少被动类的分级,军工A、军工B、医药A、医药B、各类的ETF,这种在征求意见稿之后是不是还有一个符合市场规律的比较好的补充协议,否则一刀切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有拗于金融创新的,这是一个体会。

周文渊:一个是补充协议,一个是征求意见稿给了比较长的,我们有一年半左右时间的过渡期,这个可能冲击还是能够平稳过渡。

张媛:所以听的主要它对于行业的影响比较大,如果你提到的池子、降槓桿、通道业务等等,也就是现在银监系、保监系和证监系整个行业格局是不是就会发生一定的变化呢?

张珺:大家看到在一行三会之上,我们有了一个金稳委,从国家监管角度格是很高的,另外一个力度也是很大的。通过合理的配置,把一些理财的合格投资人慢慢引导向多元的资产管理人的这种配置,我觉得应该要从这个角度来理解监管。

周文渊:长远来看确实像张总提到的,我们整个金融资源的调整,从我们银行理财这块的分布,向大资管类,保险、基金、证券公司、信託这块转化,有这么一个转化的过程,如果上升到更高层次的话,我觉得它反应了整个金融体系从一个银行主导型的金融体系向我们资本市场主导型的一个经济体系的转变,所以这块我觉得是一个非常深远的影响。

张媛:也算是增加直接融资比重的这样一个举措。

周文渊:对,它会增加我们的直接融资,也会提高我们整个金融支持实体经济金融市场的一个效率,因为征求意见稿,我看后面还有两点影响已经大的,一个就是刚才我们张总也提到了,去嵌套的一些政策,去嵌套这个政策实际上它採取了很多办法,第一个就是说要求我们整个所有的资产管理产品去中央银行,去人民银行做个备案,做登记,所以它的信息实现了统一,比以前有很大的不同。

第二个是它对嵌套有明确的规定,要求只能做一次嵌套,而且嵌套的标的只能是公募的产品,所以这块我觉得很重要一个不同,就是嵌套。

另一个就是提到了去槓桿,去槓桿这个政策我觉得也有很多具体的实施路径,你比如说对于分级产品的规定,对于资管计划还有整个资管产品槓桿率的要求,原来公募是140%,私募是没有要求的,现在私募是要求200%,实际是把整个槓桿率降低了,所以我觉得这次征求意见稿对于整个资产管理行业来说影响是非常深远的。

张珺:其实说银行理财,这么多的银行理财还是有需求的,老百姓还是习惯把钱存在银行买银行理财的。

张媛:是,总觉得银行更靠谱。

张珺:银行理财大类资产配置未来会往哪儿走?我自己觉得两个方向,一个是ABS,资产可证券化,因为这其实也是促进金融创新,原来ABS可能是一个流动性不好的,不如债权的这么一个债,但是如果银行和一些银行理财更愿意配这样的,因为它的期限又灵活又可以质押,所以我觉得这可能也是在监管过程中是一个促进创新的很好的过程和一个方向。

张媛:看到比如说资金的流向,因为它的本质还是要把资金流到实体经济当中,助力实体经济发展,如何来看在这个过程当中它已经规范了通道,规范了池子,非常严格,槓桿率也有了非常明确的规范。所以资金如此之下,就能有效引入到实体吗?

对引导资金进入实体经济有哪些积极作用?

张珺:其实是这样,大家也还看到了一个关于刚才我跟周总和主持人沟通的,关于大家要引导他放弃通道业务和分级业务,让他去做真正的主动管理型的产品,那实际上各类的资产管理人对主动管理的能力是不一样的,比如说保险,保险在做大类资产配置的时候有两个,一个是战略型的配置,一个是所谓的战术型的配置,它在战略配置的时候就会战略地按照它的期限,按照它的产业方向去配置它的相应的,比如说它的白名单的债,白名单的产业,它的战略配置一定是配置在这块的。然后战术配置可能是货币和灵活,和包括流动性,包括券商也一样,你没有池子了,没有通道了,对不起你在二级市场上,或者在一级半市场上,在定增市场上,在转债市场上,可能你要去发挥你对产业的认知,你对周期的认知,你对整体国家政策的认知,也是一种实际扶持。

资管新规对银行理财有哪些影响?

张媛:这是一个一年半的过渡期,但是现在在整个行业当中,玩法嵌套其实特别特别多,现在还有这样一个大的规范性的指引,但是实际上落到具体实操层面上来看,您认为长期跟短期的影响如何呢?

周文渊:我认为长期来看,对整个行业来说,我觉得是一个很大的利好性的文件,我们可以看到这次银行理财是有一些规定,可能是有一些冲击。但是我想我们也可以看到整个征求意见稿对银行理财也是有两个利好,第一个利好因素是对它的资产管理子公司的方案,是有比较明确的说法了,我们以后可能会看到我们整个银行系的资产管理公司会迅速成立,也会越来越多。

张媛:银行被迫转型,必须转型。

张珺:其实是金融创新。

周文渊:第二个就是对于银行理财的投资范围有了一个明确的放宽,就是说我们银行理财可以直接去做权益类的资产了,原来因为是不能直接投二级市场股权的,它必须通过一些其他类的资管产品,我觉得这一块的影响是对整个行业来说可以看到是非常利好的一个表现。

短期内,确实像您说的,我们前面确实存在比较大的通道类的业务,然后还有一些嵌套型的产品,这块的规模确实是比较大,所以呢我们也可以看到给了比较长的时间,一年半左右时间的过渡期。

第二个,征求意见稿对这些产品有了新的要求,就是要提风险准备金,通过风险准备金这个模式让它们慢慢消化这块的影响,适当地提高整个通道类产品的兑付能力。

张媛:当整个大资管行业遇到整个大的高层行业指引的时候,势必会引发行业整个变化,无论产品端、市场端、人才端都会发生变化,那么作为普通投资者而言,在这样的一种转型的时期,可选项应该会发生什么样相应的变化?稍候回来。

资管新规的长短期影响有哪些?

张媛:欢迎回来,《首席评论》继续讨论。张总。

张珺:其实刚才周总说到1.5年,还有您说的1.5年过渡期,我倒觉得政府和监管层设置1.5年是非常有智慧的,因为大家知道新周期,现在在说新周期、双创周期和朱格拉周期,实际上我们看2020年复甦的话,正好是1.5年,我觉得监管层非常有智慧,一个是留出了足够的时间窗口,这个时间窗口又是一个非常好的新周期起点的窗口,对产业和未来的监管和多元金融其实不是一个衰退,我们应该从正向来看。

张媛:但是作为普通投资者而言,不是业内人士情况下,人们固有的理念就认为银行理财靠谱。

周文渊:可能对普通投资者来说,会提供比较多的机遇,有几个方向:第一个方向,就是我们资金从银行理财向其他非保本、有波动率的资产转移了,更多可能关注整个收益和风险的比较了,关注资产的下浮比率。

第二个方向,我觉得很重要一个,就是我们看到的货币基金,货币基金可能未来从银行理财出来的资金还是会向货币基金去转化,因为货币基金现在可能变成了唯一一个实现非净值化的估值的金融产品了,相应会提高它的一个规模。

第三个方向,我觉得我们也要结合最近的整个金融体系的变化,我们现在在加大开放力度,我们已经放开了51%的限制,所以境外很多机构,或者是境外很多产品也会进入到中国的市场来,所以这块也是很重要的投向。

当然了,像刚才张总提到的,我们整个金融的资源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保险、证券公司、资管计划,向它们有比较长期稳定收益保障的这一类的资管产品转移,是一个比较长期的趋势。

张媛:如果说普通投资者不足够具备这种分辨能力的时候,卖方也会针对投资者适当性来进行不同的产品的设计,那么在这个转换期,一年半的时间,从时间纬度来讲,还需要哪些其他方面的制度配套,来使得真正不同性质的投资者可以选取到靠谱放心的产品呢?

张珺:我是觉得可能会有更多的第三方,就是关于基金甄选的第三方,因为原来我们所谓的市场卖方都是针对于上市公司的,针对于大类资产配置的,针对于产业的,我觉得可能会慢慢多更多的理财第三方帮着普通的投资者去甄选这些管理人和甄选这些基金产品。

张媛:我们讨论了很多B端的事情,但是C端您认为通过更加权威的第三方,如何呢?

周文渊:我觉得第一就是这个时间有一个过渡期,一个是征求意见,第二就是我们还有很多细则,我们各个部委的细则可能也会逐步出来,这个需要一段时间去解读。

Copyright © 2022 宏圣润晋绿化 LTD. All Rights Reserved